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皇冠8868下载 > 行业新闻 > 正文

小伙跳江身亡 父母给不起捞尸费遗体泡3天(图)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9-21

在雅砻江与金沙江交汇处,渔民准备出发打渔。

  对于攀枝花市仁和区务本乡村民邓钢明和妻子董从蓉来说,过去的一周,他们经历了悲伤的丧子之痛。11月30日下午,儿子邓树超跳入金沙江,自杀身亡。12月3日,在金沙江与雅砻江交汇处,邓树超遗体被渔民发现。邓钢明说,他和妻子前去认尸,渔民却要收1.8万元的捞尸费,后经协商仍然要收8000元,而他家中经济非常困难,拿不出这么多钱,眼睁睁看着儿子遗体浸泡在江中。

  三天之后的12月6日下午,在民警的协调下,邓钢明付了5400元后,渔民将儿子遗体打捞上岸。邓钢明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,这些钱是向亲戚借来的,他认为,渔民收的捞尸费太贵,是在“挟尸要价”。对此,打捞起邓树超遗体的渔民表示,打捞起尸体很不吉利,而且他们花了很大功夫才将遗体捞起,付出了成本,所以收取一定的辛苦费,是理所当然。

邓树超的遗体。(图据攀枝花电视台)

  事件还原

  11月30日

  小伙消失两天,被发现跳江自杀

  今年25岁的邓树超,是攀枝花市仁和区务本乡乌拉村人。从2013年开始,在攀枝花市区跑出租车。

  邓树超父亲邓钢明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,儿子从车主罗某处承包了一辆出租车,与别人合伙开。11月30日,儿子回家,说要交下一年的出租车承包费了,一共6000多元,想找家里要5000块。

  邓钢明说,家中经济很困难,并没有这么多钱,“我告诉儿子,我只能去借钱,让老板缓几天,筹到了钱再交。”

  没有拿到钱,邓树超当天就离开了家。到了12月2日,与邓树超搭档开出租的廖先生给邓钢明打来电话,说这两天邓树超不见了,不见他来交车,电话也打不通。

  邓钢明立即请亲戚朋友四处寻人。最后,在密地桥加油站发现了邓树超所开的出租车。车在,可是人却不见了踪影。

  密地派出所民警表示,11月30号下午2点过,有市民报警称,一名男子在从密地桥上跳入了金沙江。民警调取了事发时的监控,请邓树超家人辨认。邓树超的哥哥说,他确认,跳江的男子,正是弟弟邓树超。

渔民给邓树超父母开的收条。

  12月3日

  渔民要价1万8,家属给不起捞尸费

  儿子跳江,是生是死?12月3日下午,邓钢明最后残存的希望破灭了。有渔民在事发地点下游数公里的雅砻江与金沙江交汇处,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。接到通知后,邓钢明一家急忙赶到现场,经确认,江中那具尸体就是邓树超。

  确认儿子已经死亡后,母亲董从蓉哭晕过去。而接下来发生的事,让邓钢明更加感到绝望。他说,儿子的遗体,是被冲到了渔民的渔网中被发现的。当他准备将儿子遗体运走,但是渔民却提出了条件。

  “他们说,要给18000元的捞尸费。”邓钢明说,家中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,“但他们说捞尸体,给两三万的都有,这算少的了。”

  经现场协商,渔民最后将价格降到了8000元,表示不能再少了。但是这8000元,邓钢明说他还是拿不出来。

  “他们有6个人,我哭着求他们,一人给200,一共1200元辛苦费,还是不行。”邓钢明说,渔民帮忙将尸体打捞起来了,也辛苦,给点钱是应该的,但是这个价格太贵,他无法接受。

  双方一直僵持到天黑,也没有能谈妥价格。最终,邓钢明选择让儿子遗体继续泡在江水中,回去找人筹钱。

看到邓树超的遗体,父母哭倒在地。(图据攀枝花电视台)

  12月6日

  渔民同意降价,遗体终于上岸

  邓钢明一家首先想到了出租车车主罗某。他们认为,儿子虽然是自杀,但是有可能是因为罗某催其交承包费,压力太大有关,因此,罗某存在一定责任。

  12月4日,一家人来到罗某所在的修理厂,但是罗某不在厂里,找不到人,拨打其手机,电话也关机。

  随后,邓钢明一家随后找到了出租汽车公司。该公司经理表示,邓树超是与罗某签订了出租车承包合同,并没有直接和出租车公司签合同,而且邓树超也不在出租车公司领工资,出了问题,与出租车公司没有关系。

  12月6日,已经是邓树超跳江身亡的第7天,其遗体已经泡得十分肿胀。当天下午,邓钢明找亲戚借了钱,再次回到发现尸体的地方。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站地图-网站索引

Copyright © 2015-2019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