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皇冠8868下载 > 行业新闻 > 正文

揭秘鉴毒师:是K粉是白糖? 拉出来遛遛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9-21

  贵阳警方首席鉴毒师陈月猛:让毒贩“还债”

  是K粉是白糖?“拉出来遛遛”

  陈月猛正在提取样品中的麻古

  “出来混,迟早要还的。”这是《无间道》里的经典台词。

  现实中,陈月猛就是“讨债人”。他干过一线缉毒侦查工作,现在又从事毒品检验工作,让害得别人家破人亡的毒贩“还债”。

  陈月猛不喜欢看缉毒的电影、电视剧,他说那毕竟是艺术创作,现实中没有那么戏剧化,也没有那么夸张,比如用手尝毒的情节,从来没有发生过。

  他形容鉴毒工作更像是运用科学手段“剥洋葱”,一层层剥离,有时候,剥出的“核”是海洛因、是冰毒、是K粉,有时候仅仅是一包白糖。

  ●海洛因仍然是“老大”,新型毒品逐年增多

  清瘦、平头,眉宇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质,这是37岁的陈月猛给人的第一印象。2001年他从贵州大学化学系毕业,带着一腔英雄梦报考贵阳市公安局,同年进入缉毒侦查大队工作。

  曾单枪匹马擒拿穷凶极恶的毒贩,也在生死关头沉稳与瘾君子斡旋……关于他缉毒的故事,太多、太险、太出乎意料,那几年的惊心动魄、血雨腥风现在都化作一缕云淡风轻,一笔带过。

  2010年,陈月猛作为技术人才调至贵阳市公安局毒品检验中心,成为首席技术员。他一年要为3000多起案件,送检的4000余种样品检验,“当初稀里糊涂读化学,现在才知道好。”他笑,很快又把笑容收回。

  在检验中心这5年,他发现贵阳毒品主要有“三大阵营”:一是传统毒品海洛因,其“江湖大哥”地位多年屹立不动;二是冰毒、K粉、“奶茶”、“神仙水”等合成毒品,是“大哥”的左膀右臂;三是实验室毒品,又称新精神活性物质,如“喵喵”、卡西酮类等200多个品种,近年来国内外崛起的“新潮小弟”。

  陈月猛说,贵阳是毒品从境外走私到内陆的贩运通道之一,既是通道,又是毒品集散地。在这里,海洛因数量占比最多,吸毒人员以四五十岁中年人为主。合成毒品和实验室毒品,占比虽然较少,却有逐年上升的趋势,“这是因为吸新型毒品的人,年龄小,20多岁,好奇心胜、拉不下面子、经不起诱惑,同时又对自制力莫名地信心十足,最终一失足成千古恨。”

  大量的毒品标本是工作必备

  ●与“绝命毒师”的较量,从未停止

  看过美剧《绝命毒师》的观众,会对制毒师印象深刻,利用自己超凡的化学知识制造毒品,陈月猛们的存在,就是他们的克星。双方之间的较量,从未停止过。

  参观陈月猛所在的“毒品检验中心”,外间是很普通的布局,几张椅子、桌子、几台电脑,和普通办公室没有区别。

  推开里屋,才发现另有乾坤。房间一分为二,外间运转着高端仪器,里间全是化学试剂。这些都是陈月猛和制毒师对抗的“武器”。陈月猛说,虽然没有在一线冲锋陷阵,但每一起毒品案件告破,都和毒品检测民警有关。“我们用所掌握的专业技术,让每一个犯罪行为得到准确定性,有力打击毒品犯罪。”

  正因为鉴毒师判定结果的分量之重,几乎成为定性一个人自由与否、刑期多长的关键钥匙,所以他面对每一件检品都异常严谨、科学,不容一丝马虎。

  “仪器,只能告诉你数据,判断毒品的依据是人。”这就是贵阳警方首席鉴毒师陈月猛的逻辑。他认为,这个人必须具备底蕴丰厚的综合知识外加工作经验,才有能力像剥洋葱一样,将制毒师隐藏在数据之下的毒苗一点一点挖掘出来。

  最近几年,陈月猛发觉他的对手出招越来越捉摸不透。一个制毒案件,缉毒警送来的100多个检材中,很多经过再三检测,发现都是些乱七八糟的障眼物,不是毒品。

  有一次,警方查获33包“K粉”,其中有5包,陈月猛换了5种方法都没测出毒品属性,只好送到公安部鉴定,发回来的报告令人哭笑不得:5包白糖!“单纯贩卖毒品罪和用白糖当作毒品出售给受害人,骗去他人财物是不一样的定性。”他说,“前者无论数量多少,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,而后者是诈骗罪。”

  近年来,随着越来越多的合成毒品、新精神活性物质层出不穷,给鉴毒师带来不小挑战。陈月猛表示,下一步局里将引进一种新型高端仪器,价值几百万,能更快速、有效地查出毒品元凶。

  毒品的各种成分都要仔细分析出来

  ●破译毒品“DNA”,抽丝剥茧破大案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站地图-网站索引

Copyright © 2015-2019

Top